联系电话: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
传真:

联系电话: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
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民间故事:守身如玉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7-24 13:55

已是深夜时分,闻心却刚刚下班,没办法,他才25岁,正是应当奋斗的年纪,毕竟他也成家了,而立业便迫在眉睫。多加下班,多了解一些关于产品的东西,总有派上用场的一刻。人说做人难,做男人更难,在他这个男人看来,确实是这样的。男不出头就总容易被看轻的,被社会看轻,被朋友看轻,最惨不过是被自己喜欢的女人看轻,还是被漂亮女人。所以他之前经常发誓,以后赚到钱了,就要找比之前更优秀的女人,然后有事没事就去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女人面前晃悠,不过后来到是不晃了。有两个原因,第一个,是因为那些女人身边有了比他更有钱,身份地位更高的男人,让他还是提不起气来。第二个便是他遇上了一个让他决定一辈子为她守身如玉的好女人,这个好女人当然就是他现在的老婆张琪了,每每想到她对自己的张牙舞爪,便容易会心一笑,也不知道闻心是不是有受虐倾向。这几年几乎天天都在加班中渡过,自然夜路也是走得挺多的了,夜路走得多,闻心遇到的奇奇怪怪的事自然也不少。比如,半夜了,一对穿着睡衣的中年夫妇吵吵闹闹地过街,而他们的身后却有个小孩蹦蹦跳跳地不停叫他们爸爸妈妈,却无人答应。还有年轻人拿只饭碗蹲十字街口,手里的筷子敲得梆梆响,也不知道搞什么,更有甚者,一大群人半夜还在排队坐公交。他看得清楚,却不搭理,怕摊上什么不该摊上的东西。按理说,像他这样的不管闲事的人,是很难会碰到什么脏东西的,不过凡是有例外,今天晚上的怪事却是不由得他不管了,因为他的老婆似乎正在被人调戏。前面路口转弯便是他家住处,而他老婆正好在前面路口的便利店门口,闻心怒气勃发,他想,一直____,和和气气,还真有人將他当成软柿子了吗?他抓起手中的公文包,提起脚便冲向便利店,顺手抄起了路边的长条青砖,口中脏字狂飙不停,只看他像只发了昏的老公牛一般,双眼带着血丝,一路狂冲不断,十几秒便到了便利店跟前。对着那个黄毛混混甩手便是一个公文包,冲力加甩劲,混混只一个回合便被闻心砸落在地,接下来便是闻心的单手执青花长砖,双边滑落,成吊钟圆周运动,左一下,右一下,再左再右重来一边,不得不说,闻心打人还挺有节奏感的,配合着混混的“啊,啊”长调,引得他周边出现了好多观众。打了好些会,闻心也没了最初的那股火气了,倒是停了下来,主要他也怕人被他给打死,到时候就说不清楚了。刚停下来,便看到周围好多无业游民在围观,分不清是人是鬼,便脸上滋溜流下几滴冷汗,有些恐慌地拖着自家老婆就赶紧回家了。没几分钟便拖着自己老婆跑到家了,他钥匙还没插门,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,扭过头去,有些责怪地说:“老婆,你怎么大半夜还乱跑出去,不是说了如果半夜肚饿,等我回来煮东西给你吃吗?干嘛又跑下去,这大晚上的?”“怎么,原来你把我当你老婆了呀!”女声清冷,在月光下,女人露出了如花娇艳,如百合般清爽的脸庞。闻心虽惊讶于此女的美貌,但却及时脱开了她的手,急声说道:“那个,不好意思啊,我还以为你是我内人呢。真不好意思,你家住哪里,要不我送你上计程车,算赔罪吧。”“不用了,口是心非,你便不用送了吧。”女人转头便走,走得干脆利落。闻心看着女人的背影,表情倒是有些讪讪,心想还好不是自家老婆被调戏了,是别家的,还好还好,那轻拍胸口的样子显得特别地心有余悸。不过闻心也奇怪,怎么长得这么像,难道是因为发型像吗?那酒红色的卷曲大波浪?笑着摇了摇头,闻心就不再想它了,赶紧开锁进门,快速地洗了澡。一进卧室,闻心就像只饿狼一样扑上了床上的小白羊,而小白羊也似睡意未决,但却下意识地反手一抱,闻着熟悉安心的味道,用力一掐,便立刻怒着两道小眉毛:“死鬼,又这么晚回来,你不要回来了,回来干什么,都忘了还有我这个人吧。”饿狼连连苦笑,赔了好些不是,才受得老佛爷懿旨,两人方才进入水乳交融的状态,其中趣味,自然不能为外人知道。可她知道,就是那个要走却未走的那个清冷女人,应该说是鬼才对,因为她正像只壁虎一样趴着床底下,细细地听着那两人的嬉戏声,时不时还舔了舔舌头。大约四十多分钟以后,两人的呼吸逐渐平缓,进入了各自的梦乡。梦里,闻心似乎又见到了之前他救的那个女人,清清冷冷的,就直直地矗立在他正在做的梦里,凭空出现,让闻心似乎知道这是在他的梦里,也让闻心知道在此地,他,可以控制一切,包括她。“你不是说过我是你的老婆吗?你忘了?”“那不是认错了吗?”“可我觉得那是我们的缘分,缘分既到,不如随缘吧!”“不不不,我可不是那样的人,我立志要为张琪守身如玉的。”“当然守身如玉,我可没法找我之前的肉身过来,我们在梦里做一对夫妻就好。”女子巧笑嫣然,脸上悄然滑上一丝媚意,配合此刻前凸后翘的身材微微向闻心挪动,闻心不由得内心狂跳不已。似乎好像这样确实也不算没遵守守身如玉的规定,闻心面对越来越近的诱惑,喉头滚动不止,一直在拷问自己内心,但在他快放弃抵抗的那一刻,他大手一挥,梦境突然消失。还好还是忍住了,他在床上边大口呼吸边想道,要不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不过女鬼似乎好像是知道自己对于闻心还是有诱惑力,几乎晚晚都来他的梦里,像是要来考验他的意志力一样,不过可惜她似乎还没弄懂守身如玉的含义。哪有男的会用守身如玉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对自己老婆忠诚的,女对外会说守身如玉,一般是丈夫已经英年早逝,而她年纪尚轻却不打算再嫁。而男方呢,自然也是一样。所以,那个女鬼并不知道,她每晚进入男方的梦里时,都有只女鬼蹲在闻心的胸口上,静悄悄地看着这一切发生,看着她不断地勾引自己尚在人世的丈夫,她的眼睛黑洞洞的,眼神寂然无光,就这样每晚看完,装作没事发生,可拳头上的不断握紧显示了她内心的不平静。这样的日子,过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,直到有一天梦里闻心的一声惨叫,终于有了结束的一刻。闻心做了一个很恶心的噩梦,梦里那个缠着他的女鬼,似乎被个路见不平的女侠,一剑一剑刺成了血窟窿,然后身上的皮肉被她一口一口地用剑尖挑着吃掉,整个场景血腥无比,可他万事万灵的控制梦境的能力却此刻失了效果,只能看完了整个过程。醒来后的闻心,看着被自己的惨叫吓醒的老婆,突然很安心地抱了抱她,还好她还在。怎么了,做恶梦了吗?来,我给你抱抱。”张琪张开双臂,脸上露出一丝让人舒心的微笑,用力地抱住了闻心,并不断小心地拍着他的后背。还好你够信守承诺,为我守身如玉,不然的话,可能你也会跟她一样吧,张琪的微笑突然变成了诡笑。她像扑向火种的飞蛾,而你便是我不断试练的火焰。我每日环抱的火焰啊,下一次的试练你能不能过关呢。虽然我死后,你依然不离不弃,但哪有人一直能不受诱惑呢,我每日在你的甜言蜜语中渡过,当然很希望这甜蜜的温床不会在我的怀疑中消失。可我还是忍不住地怀疑你,你不会怪我一直怀疑你的,对吗?闻心抱着自己的鬼妻,心里不由来地感觉一阵寒冷,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,以至于他感觉有点不真实,他仿佛感觉自己的妻子不再是以前那个活泼可爱,善良天真的老婆了。